复古钢架自行车与穿越托斯卡纳丘陵的L’Eroica骑行

时间:2014-02-06 12:28   编辑:dede58.com

这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我仍然非常喜欢L'Eroica。毕竟,真的没有什么不让人喜欢的。

迷人的老公路,经典的意大利风情,冰冷的空气中来几口热热的浓缩咖啡,茶歇点的香肠、奶酪、葡萄美酒,还有令人激动还不免有些敬畏的、连绵起伏的托斯卡纳丘陵。

对于不熟悉它的人来说,L’Eroica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骑行活动(在意大利叫做'Cicloturistica')。这种在意大利举行的一年一届的活动,大部分的骑行都在“Strada bianche”上 ——这是一条老旧、灰白色的、尘土飞扬的砂石路,与托斯卡纳的基安蒂地区十字交叉。想参加吗?你需要一辆1987年以前的公路车,还有各种严格的规定。

由于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和沟通失误,我最终没有能骑着我的伙伴Ian参与这次旅行。我只能与来自旧金山的马克和克里斯廷呆在一起,他们在这个地区组织骑行活动,而且同样对L'Erocia一腔热情。

我们的基地在Villa A Sesta,距离比赛起点Gaoile 15公里。从佛罗伦萨驱车前往,到达时已经是周五晚上,一路上乌云密布。坐在餐桌上,我们享受着新鲜的意大利面和美味的当地产基安蒂红葡萄酒,眼睛却都盯着天气预报。

话题很快就转移到前几次的L’Eroica上面,无形中让我感到“坐在对面的简直就是Dario Pegoretti。

我们都期待明天的好天气,希望能按照原计划去参观Gaoile的自行车市集。准备睡觉了,外面的雨却开始下得更大了。一整夜雷声震耳,天气越来越糟糕。

早上的情况并没有好转。昨天坐了一天的车,早晨抓紧把我的自行车组装好。我可不想不参加热身就直接上阵。预报说还会有风暴和大雨,我耸耸肩,只得放弃在漆黑、寒冷还下着大雨的托斯卡纳的早晨中骑车的计划。

当天下午,一瞬间雨从倾盆变为绵绵。我们立即骑着车前往周围的山里。可是骑了还不到30分钟,道路上起了厚厚的浓雾,大雨又开始了。这是次令人难忘的经历,车轮不停晃动,试图避开路面上形成的溪流,湿漉漉的眼睛努力看穿迷雾。

下午剩下的时间都花在用吹风机吹干骑行服、短裤和手套了。

星期六的晚上,我们一边听着雷声和雨声,一边做着各种计划和准备。越想睡觉却越睡不着,直到凌晨2点左右才迷迷糊糊地睡去。早晨4.30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止,早晨一片宁静。

马克已经按照时间规定出发赶往Gaoile参加205公里的骑行。到了早晨05点45分,我在Gaoile的一家咖啡馆中点了一杯双倍特浓咖啡,和别人聊着天气、臂套和雨衣问题,最终我的卡片上盖了章,早上6点钟踏上了135公里的路程。

在黑暗中我们一路爬升奔向Brolio城堡和Strada Bianche的第一条干道,我发现自己一直在和一位澳裔意大利的希腊东正教牧师谈论骑车和灵魂的话题。后来我们追上了一群来自Shoreditch,衣冠楚楚的英国人,个个留着胡子,穿着老式的羊毛衣,裸露的地方还看得见纹身。

旭日东升,阳光洒在如画般的大地上,缠绵的山间仍然拆绕着丝丝雾霭,人们都哑言了......显然这里有一个神,而且他对L’Eroica情有独钟。

剩下的100公里公里更是令人惊叹,而且山区农村的排水系统做的很好,之前的雨水恰好抑制了尘土的飞扬。不过当几名猛将在泥泞的土石路下坡,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时,还是免不了带起灰尘。

L’Eroica将“适当”的骑行延伸到了食品站。你不会看到凝胶或能量棒,方格子的桌布上摆满了大盘的火腿、面包、帕玛森芝士、水果和牛轧糖,旁边当然还有一排基安蒂红葡萄酒。

然而,“英雄”可不是随便叫的。骑着一辆老式12速的,还装着脚趾夹的自行车爬过2650公里的陡峭碎石路绝非易事。但是当你身着羊毛骑行服和小帽,骑着那辆35岁的车子,以75公里/小时的速度沿着蜿蜒的道路下山时,你就会想起来为什么来到这里了。

(文:Ben Stott 翻译:潘震)

分享至: